skip to Main Content

【做出一瓶看得見幸福的醬油,苦也不怕 】

「我是一個做工欸人」,相信只要是認識我(豆油哥)的朋友,都聽過我說這一句話,在外人聽來也許會覺得是一種謙虛,但對我而言,只不過是比一般人更了解醬油的辛苦罷了,可能也因為如此,20歲退伍的隔一天,原本要去台北找工作的我,因為阿公的一句:「回來吧!」,我便回到了嘉義。

儘管手工醬油辛苦,但聽爸講起從前做醬油的日子,現在的我們確實幸福很多,以前黑豆是用布袋裝的,一袋要100公斤,現在一包也不過是30公斤而已。早期嘉義市的醬油商號都比較喜歡在市區販售,體諒山區不便的阿公便會騎著伍信牌的鐵馬,載著十幾打的醬油往竹崎山上去兜售醬油,而現在我們則是開著貨車去賣醬油,老爸都笑說:「以前的人是沒錢有力,現在的人是有錢沒力」。

義興醬油迄今已有68年的歷史,歷經三代,我認為每一代都會為”義”和”興”下了不同的註解,在第三代,我覺得”義”就是要對得起良心,而”興”則期許著鄭家的每一個人,能夠因為我們做的醬油凝聚,而且引以為榮。回到家鄉做醬油的第八年,我正式接手傳承,八年的經驗讓我深刻理解擁有好的古法釀造工藝,也需要更符合現代的衛生環境,這無疑是傳統醬油廠的一大挑戰,花了三年的時間全面檢視、調整,第一年重新申請工廠登記、加強衛生管理,第二年更新廠房設備、環境,除了保留傳統釀造製程外,更引進機械輔助,提升每瓶醬的品質,最終我們保留了最傳統的釀造方式,同時也顧及到醬油的衛生與安全,第三年重新擦亮「義興醬園」招牌,68年的品牌再出發,從工廠走向消費者,這瞬間,我充分地了解到十幾年製醬生活所發生的每件事都是最美好的安排,同時也加深要讓更多人品味到傳統純釀蔭油的決心。

我常常在想,若當初沒有阿公的那一句話,現在的我,是不是也跟兩位哥哥一樣在北部工作,但其實這麼想,並不是因為後悔,而是覺得命運的不可預測,讓我感受到生命裡擁有著無窮的機會,最後我想說,感謝阿公與爸爸將醬油事業交給了我,因為它我感到幸福。

Close search

購物車

Back To Top
×Close search
Search